Chinese | English | Vietnamese

百年大事渾如夢

宣化上人講步虛大師「中國百年預言詩」


宣化上人開示

一九九三年一月十六日 開示於台灣板橋台北縣立體育館 

 

宣公上心曾於多次大型法會及一般訪問、會談中, 詳盡地剖析步虛大師的「中國百年預言詩」, 其因何在? 歷史猶如一面明鏡, 先人所以欲令子孫鑑古知今, 避免重蹈覆轍, 藉之改往修來者, 意在斯乎! 

 

各位善知識:我們各位多數是中國人,我們應該知道中國近百年來的風雲人物,和一切發生的大事。我想我們雖然是佛教徒,也不能不關心國家的大事,也不能不關心個人家庭的大事,也不能不關心自己身體的健康。因為這個,我曾經在洛杉磯講過,在其它的地方也講過,現在回到台灣,我也想把中國近代一百年的事情,對大家稍微描述一下,稍微作一個解釋。

我們學佛的人不能沒有國,不能沒有家,也不能沒有自身。因為自身是學佛的一個本錢﹔家呢?家庭是我們生命的一個發源地﹔這國呢?我們不論出家人、在家人,都要受國家、受政府來保護。所以我們都應該對國要盡忠,對家要盡孝,對一切的人,我們應該用這個「信」字,「信為道元功德母,長養一切諸善根」,所謂「人無信不立」,所以必須要有信。 在家庭若不盡孝,倫常就給乖舛了,所以必須要盡孝,所謂「男女居室,人之大倫,君子之道,肇端乎夫婦。」所謂「君子務本,本立而道生,孝弟也者,其為人之本歟!」 那麼國、政府保護著我們,要有相當的國防、相當的人來保衛國家。我們自身處世為人應該有一個信用,不可以沒有信。孔老夫子說過:「人而無信,不知其可也?」人要是不講信義啊,不知道這個人他能做什麼?所以這個「信」對我們也是要緊的。那麼對國要忠,對家要孝,對個人要注意自己的健康,就免得給國家添累贅。

我曾經講過幾次,講這個中國近百年的大事和風雲的人物。那麼近百年這個風雲人物是很多的,不過我們選出幾個講一講。 

這個是誰講的呢? 這個可以説是預言, 這是在光緒三十年的時候, 北 京西山碧雲寺清虛樓的主人高靜涵 老居士, 他因為關心國家的大事,就請這個扶鸞, 請得隋朝步虛大師降諭。這步虛大師是在中國隋朝的 時候, 因為國家昏亂, 混亂, 蜂賊 肆起 , 那麼人人都想找這個桃源避 秦。 這一位步虛和尚本來是一個大 將軍, 殺了很多人, 可是他覺得這是不對的, 所以他就隱遁了; 一隠 遁了, 就跑到這個天臺山去修行,所以他寫了一首詩, 這一首詩這樣 說的, 説:

昔因隋亂采菩提,

誤入天台石寶西,

朝飲流霞且止渴,

夜餐玉露略充飢,

面壁九年垂大道,

指彈十代換新儀,

欲我辟途途誤我,

機難洩 洩 禪機

「昔日隋亂採菩提」,他當時是隋朝的一個將領,覺得隋朝不可收拾了,於是乎他就發心去修道了。修道,他就也沒什麼目的地,就各處遊走。所以他說昔因隋亂採菩提,採取這個菩提大道,就是找修道的地方。 在這找修道地方的期間,「誤入天臺石鼓西」, 他也不知不覺 就走到天臺山石鼓西邊那麼一個地 方,那兒有個山洞,他就在那堶 行了。

朝飲流霞且止渴」,他在山媕Y修行,那麼也是苦修,一早起他就稍微飲這個流霞。流霞,也就是一早起在天上太陽剛要出來的時候那種紅霞,好像霞光萬道,瑞氣千條那種的光華,也可以說是「日精月華」。且止渴,那麼他在那兒修行,就餓一點也不要緊,所以就稍微飲一點,止一止渴就夠了。「夜餐玉露略充飢」,那麼睌間就吃一點露水,也就解一解這個飢餓,雖然吃不飽,但是也可以維持這個生命活着。 他就這麼樣子説。

面壁九年垂大道」,他說他在山上那兒面壁九年,坐了九年,涵養這個道胎,修得明心見性。垂大道,就是大道已經將要成了。「彈十代換新儀」,指彈,就是彈指。因為他這都是對著的,前邊他說面壁九年垂大道,後邊他就說指,這個「指對著「面」。彈,這麼一彈指間哪,覺得很短的一個時間,這個指彈十代,就有十代了,換十個朝代,換十個國家的領導者。十代大約是唐清, 這是五代,再加上五代殘唐, 這已經十代了。換新儀,新就是換新的禮儀,換新的儀式。每一個朝代有每 一個朝代的禮法不同,所以都換新 的這種禮儀,這種規矩。

欲我闢途途誤我」,這是欲我。欲,就是你們大家想要我給你們開一條道路,說明白將來是怎麼回事?這個世局是怎樣?可是我也是因為不明白,我才去修行。途誤我,我也不一定知道。可是「天機難洩洩禪機」,你問我這個天機,這不可以洩漏的,洩漏天機這是有罪的。所以天機難洩,我洩禪機,我説一點預言。這個禪機就是預言,沒有到將來的事情,我可以略略的説一說。這個預言是說的中國這些個風雲人物, 這已經都證實是靈驗的 , 可是當時說出來, 沒有人知道是 誰? 他因含而不露, 說一些個隱語 , 像猜謎似的, 就你自己來猜。

 

頭一個是說的誰呢? 就是說的這個清朝的末帝宣統皇,這一個故事怎麼說的呢?就說:

雲暗暗,霧愁愁, 
龍歸泥土塑獼猴,

三歲孩童三載福, 
月下無主水空流,

萬頃煙波一旦收。

「雲暗暗」雲在那兒非常黑暗.「霧愁愁」 這有一種的霧,也憂愁的樣子。這雲暗暗,霧愁愁,也就是沒有真理了,這個時候,陰人當政。陰人就是說着這個暗,就是説西太后。這西太后垂簾訴政的時候,日月都無光了, 就像沒有太陽了似的, 所以雲也暗了, 霧也愁了。為什麼呢?因為「龍歸泥土塑獼𤠣」,這個時候,那個光緒死了,這個龍鑽到土堨h了,因為龍歸這個土,當然也就變泥土了; 活龍變成泥土了, 就沒有龍了, 也就是沒有皇帝了, 沒有天子了,龍變了泥土。 塑獼猴, 用土來塑一個獼𤠣, 在這兒耍猴子。 這個猴子是誰呢? 就是清朝最後的皇帝宣統。

「三歲孩童三載福」,這時候就拿出一個好像傀儡,來做皇帝。這個小孩只有三歲,就登基坐殿,做皇帝了。你説三歲的小孩子會做皇帝,這豈不是做戲了嗎?這豈不是開玩笑嗎?

那麼宣統登基那一天,有攝政王在他後邊抱著他做皇帝,可是這個小孩子很不識時務的,坐到殿上就哭。大約他覺得三㱑做皇帝沒有什麼味道,也沒有什麼東西好玩,玩具也沒有;那時候也沒有玩具槍,他也不會砰砰砰,所以他就哭了。哭了,這個攝政王就對他說:「你不要哭,一會兒就完了。」這可以説也是個讖語,像抽籤似的。你們各位想一想,一會兒就完了,就是很短的時間就沒有了,就finish(完了),這就說明了這個宣統做皇帝不久,所以說一會兒就完了,也可以説是清朝快完了的一個預兆,這是所謂不吉祥的話。中國廣東人,你若說不吉祥話,他就給念「大吉利市」、「大吉利市」,就這麼迷信。所以這個呢?也就是大吉利市。這樣子,二歲孩童三載福,他有三年的福報,只能做三年,這三年就是一會兒,三年就沒有了,這是一會兒就完了。

那麼這完了,怎麼樣子啊?下邊這一句說得很清楚,説「月下無主水空流」,這個月下無主,沒有這麼一個字;可是月上呢?有個「主」字。本來這個月上有個「主」字,旁邊有三奌水,這是清朝的一個「清」字。他説月下無主,這就是教你想到那個月的上邊去,所以月上沒有主。可是他不能這麼明顯說,不能説月上沒主;若月上沒主,你就明白了,是個「清」字。「水空流」,空流就是沒有水了,水都流乾了, 沒有了。 這個水乾了, 就是清朝完了。 三點水乾了, 又月下也無主了, 這主跑到月上去了, 這是個清朝的「清」字。


當時雖然是在光緒三十年那時候,可是也沒人懂。到今天為止,恐怕也沒有什麼人懂。所以「月下沒主水空流」,月下也沒有主,月上也沒有主,再沒有水,這清朝跑到什麼地方去了?你們各位來參一參這個字,這是清朝告終了,壽終正寢了,這個「清」字就沒有了。

清朝壽終正寢,所以下邊這是說出從誰的手𥚃丟的呢?說「萬頃煙波一旦收」,萬頃煙波,這就是說萬裡江山就沒有了,可是有一天就結束了,就要改朝改帝了。這一旦説是一天,一天就完了。可是「一旦這兩個字,就是宣統的「宣」字,上邊沒有「宀」字蓋兒,底下是一個「亘」字;這「亘」字把它分開來,就是「一旦」兩個字。他不能說:喔!宣休了。就說一旦休,就教你猜這個字義,媄鉿酗@個含義,就是「宣統」。一旦,就是有一天就結束了,這宣統皇帝是這樣子。以后日本又拿他當傀儡,成立滿洲國,國號叫康德。那麼這滿洲國和大清、民國就不同了,這是宣統皇帝大略的故事。

 

第二個是講的誰呢?第二段就講的我們孫國父。孫國父怎麼說的呢?就說: 

君作祖,質彬彬, 
萬裡長虹破浪征,

黃鶴樓中吹玉笛, 
八方齊奏凱歌吟,

旌旗五色換新新。

「君作祖」,「君」就是你,說你就是祖宗了。你是祖宗,當然就要有孫子來,才能做祖宗,這就隱藏一個「孫」字。下一句說的「質彬彬」,這個「質彬彬」不是一句話,隻是半句話,在《論語》上講:「文質彬彬,然后君子。」那不說這個「文」字,這個「文」字藏到后面,你懂得的,一猜就可以猜出來是「孫文」兩個字,所以叫質彬彬。

「萬裡長虹破浪征」,萬裡長虹,這是說的孫國父為革命來奔走呼號,從檀香山坐著船到中國,從中國又坐船到檀香山,在海上這麼乘風破浪地來創革命,就好像在海上一道長虹,所以說「萬裡長虹浪征」。 因為這個萬里長虹應該在天上的。可是他破浪征, 就知道这是坐著船在海媕Y, 乘風破浪, 這叫破浪征。

「黃鶴樓中吹玉笛」, 在湖北武昌, 有黃鶴樓, 在黃鶴樓這個樓上吹起號角來, 要黎元洪創革命, 那麼來幫著孫國父破浪征, 推倒滿清, 成立民國,這叫黃鶴樓中吹玉笛, 這是吹起號角來了。

「八方齊奏凱凱歌吟」,在武昌起義的時候,這一起義,四面八方都響應,風起雲湧地響應這革命,都凱歌吟。 「旌期五色換新新」,這個時候最初立國,中華民國是五色旗,那麼以後才改這個青天白日旗。這是第二個,講的是孫國父武昌起義的事情。


 

我們人哪, 「有道是真富貴, 無德乃清貧」, 所以「道德」這兩個字並不是腐儒之談,它有至理名言、 有真理在媕Y包藏著。 以中國得天下來論, 掌國家來論, 就是有德者居之, 無德者就失之。 在前面講到中國近一百年來的風雲人物,有的說是像曇華一現就完了,為什麼呢?就是因為沒有德行。沒有德行的人雖然得天下,可是他守不住天下;有德行的人,他雖然沒有天下,而能得到天下人心的歸附,所以這個道德是要緊的。 古人又說過:「徳者, 本也; 財者, 末也, 外本內末, 爭民施奪。」你要是把這根本忘了, 你就只知道去找這個金錢, 你得到了, 可是沒有德行,也會被其他人給你奪去。 你若有德行, 人心歸附, 然後你能有永遠的一種享受。

譬如清朝那個宣統,這德行沒有了,所以道也沒有了,「清」就沒有了。那麼孫國父他是在中國創革命的,可是他也有智無福,也是德行不夠,所以革命成功,又被袁世凱給搶去了。那麼下面第三個我們就說袁大總統袁皇帝。他這是這麼樣説的,說: 

吉士懷柔,三十年變, 
豈凡人哉?曇華一現, 
南北東西,龍爭虎戰, 
七八數定,山川粗奠。

「吉士懷柔」,這個吉士,「士」字是語助詞。「懷柔」這是「柔」字是軟的意思。那麼按著字義來講,說這一定是有一個很淸亷的官,這叫吉士;懷柔,他去安撫叛逆去了。不是!「懷柔」這是「懷」字底下那一半,不是全的「懷」字。 吉字下邊, 加上懷字下邊那個好像個衣字似的, 沒有一奌一橫, 這是個袁字。 這吉士懷柔把它解釋清楚, 就是個「袁」字。

「三十年變」,按這個字義來解釋,一般的人以為三十年就有什麼變化了,其實不是,是什麼呢?就是「卅」底下再加「一」橫,這就是個「世」字。下一句就説「豈凡人哉」,若照句讀來講,說這個人不個是凡人。可是也不是這樣子,不是這個意思。「豈」字加一個「凡」字,這就是個「凱」字。綜合上邊「吉士懷柔,三十年變,豈凡人哉」這幾句話合起來,就是「袁世凱」三個字。所以若沒有到的時候,誰也不知道有個袁世凱; 等到的時候, 誰也不知道袁世凱。  那麼不知道, 所以叫預言, 那麼預言經過人這麼推敲就知道, 這是「袁世凱」三個字。

 

「曇華一現」, 怎麼樣叫曇華一現? 就是時間很短的,這叫曇華一現。 這就是說的袁世凱也因為不夠德行, 就做皇帝做了八十三天; 八十三天皇帝, 這等於曇華一現似的。


「南北東西, 龍爭虎戰」, 當時袁世凱的時候 --- 洪憲時代, 南京就有馮國璋, 北京就有段祺瑞, 西京又有誰, 東京又有誰。 在這個時候, 軍閥割據,這些個人都想各霸一方, 爭這個國家, 所以就在那兒南北東西, 龍爭虎戰, 所謂「八仙過海, 各顏神通」了。 那麼這個時候要有多久呢?

 

「七八數定」,七八不是七年、八年這個意思,或者七、八、五十六、也不是的!就是七年加八年,是十五年。不是民國七年、民國八年,它是七、八,十五年,就是北代成功,七八數定,己經在那兒早就預定了。 「山川粗奠」,這時候中國才有一點平安、安寧了。

 

 

第四個就輪到我們蔣總統了,這怎麼說的呢?就說: 

干戈起,逐鹿忙, 

草莽英雄將出山,

多少枕戈豪杰士, 
風雲聚會到江南,

金陵日月又重光。 

「干戈起,逐鹿忙,草莽英雄將出山」,干戈就是作戰了,你一刀,我一槍,這叫做干戈起。這一段文是說的軍閥割據的時候,這叫做干戈起。逐鹿忙,都想逐鹿中原,都想稱王稱霸,都想擁有中國的領土。或者做總統, 或者做主席, 或者做委員長, 都有逐鹿中原的這種野心。

我們注意這個「草莽英雄」,草莽英雄將出山,這媄銧N是寓意,它含義就是說蒋總統。因為蔣總統的姓上邊是個「艸」字頭,底下是將來的「將」,這是蔣總統出山了,他草莽英雄將出山,就到這兒來平定這個天下。平定天下, 所以「多少枕戈豪傑士, 風雲聚會到江南, 金陵日月又重光」,這是說蔣總統北伐成功了。中國當時軍閥各霸一方,那麼蔣總統來把它平息了,所以說草莽英雄將出山。

「多少枕戈豪傑士」,有多少的英雄豪傑在那兒互爭長短,都逐鹿中原。 「風雲聚會到江南」,這時侯,就都到南京去了,中國這一些英雄豪傑都在一起,到南京了,就風雲聚會到江南,江南就是南京。「金陵曰月又重光」,金陵,也是南京一個的別名。這時侯,金陵這兒又好像日月都露出來了,不那麼黑暗了,又有太陽了,在南京又見光明了。這是說的,在清朝光緒三十年,早就注定了這個蔣總統要出來治理天下。

可是中國的人民大約殺業太重了,所以不能享受風調雨順、國泰民安這種的幸福。 於是乎自己國家才內亂平定差不多, 可是外侮又來了。 外侮是什麼呢? 就是曰本人。

日本人哪,幾千年以來,就要把中國給吃了,它那個地方賣的藥,給那個藥的名字叫什麼名字呢?就叫輕快丸。這個輕快丸,本來是丸散膏丹的「丸」,快就是很快的那個「快」。可是這個音,和很快完了,就是一會兒就完了那個「完」字,是一個音。他這個藥,人一有了毛病就去買輕快丸去,吃了輕快丸,它的影射就是清朝快完了。你看!日本這個野心是很久就存了,就要吞中國。他吃這輕快丸,病就好了,這意思就說,我們若把這個清朝拿下來,佔領中國了,我們大家就都不會有病了,不會有什麼病呢?不會有餓病了,就把這個飢餓的病都給治好了。所以這是輕快丸。還有他做那個燒餅子、饅頭、麻花、點心這種東西,他不叫點心,叫什麽呢?他說这是「中國」,拿這個點心、饅頭、凡是吃的東西,都是中國,這就是吃中國,拿起來就吃中國。這個就是灌輸人的腦筋,我將來要吃中國,就這樣子。

 

所以這個預言這麼說的, 說是: 

瀛洲虎,渡海狼, 
滿天紅日更昏黃,

莽莽神州傷破碎, 

蒼生到處哭爺娘,

春雷乍響見晴陽。 

「𤅀洲虎」,這個言其日本人在𤅀洲那個地方,好像一隻老虎似的,所以說𤅀洲虎。提起日本,雖然它是一個小國家,可是國聯,對它都怕三分,都怕它,為什麼呢?它勇敢,它勇猛,不怕死。當時,那是在二次大戰以前,那叫國聯,不是一聯合國。國聯有一次,在什麼時候,我也不是孝古家,也不是研究歷史的,不過就有這麼一次,軍隊都在船上來演習,英國、法國、德國、美國,什麼國家的軍隊,都在自己那船上演習。演習,那個教官就招呼「開步走」,這個軍隊乒乓在那個船上就往前走,其他國家的軍隊到那個船邊上,就是在那兒腳抬起來,落下,抬起來,落下,不往前邁歩,就是那麼起來,落下,起來,落下。可是日本的軍隊怎麼樣啊?到那個船邊上,就住那個海堥哄A不怕死。這一下子,國聯的軍隊対日本人的軍隊都不敢小看了,都對日本這個軍:喔!這真是有尚武的精神,不怕死!所以一下子就把國聯行軍隊, 差不多都給嚇壞了。 那麼這樣子, 所以叫老虎, 𤅗洲虎, 它就像老虎那麼勇猛。

「渡海狼」,渡海是日本到中國,過一個海。它在本土就是一隻老虎,人畏之如虎,過了海怎麼樣?就變成狼了。那個狼比老虎更不講理,牠到處晚間出去,把小孩子,牠也吃;是小豬子,牠也給扛著,到處去偷人家的東西,來給牠自己做飯吃,這叫渡海狼。所以等到日本來侵略中國的時候,比這個虎還厲害,變成一隻狼了,無所不用其極,殺傷我們中國的同胞不知有多少,所以那時候「滿天紅日更昏黃」,有太陽了,可是太陽不清楚,昏昏暗暗的。這天上本是紅太陽,紅日,可是那時候變得黃澄澄的了,為什麼呢?日月無光了;昏黃,就日月無光了。所以這時候就把中國變成「莽莽神州傷破碎」,中國這個土地叫神州, 因為中國有很多人修行成神仙的, 所以叫神州, 神仙聚會的一個地方。 傷破碎, 這時候日本人在中國到處燒殺搶姦, 什麼時候都幹啦, 所以就傷破碎了。

「蒼生到處哭爺娘」,那時候的人都逃這個戰爭的災難,到處哭爺娘,小孩子到處叫爸爸、媽媽,都找不著家了,所以都流離失所。這種逃難的情形,顚沛流離,慘不忍睹的景象,這蒼生到處哭爺娘。 「春雷乍響見睛陽」,春雷就是原子彈, 這原子彈一響, 這是一聲春雷; 這一響, 這天又晴了, 又見到太陽了。


跟著這第六個,就是「西安事變」。西安事變這一條這樣說的: 

細柳營中,群雄豪飲, 
月掩中秋,酣醉未醒, 
雙獅搏球,一墜其井, 
紅粉佳人,面靨櫻景。 

這三個主角是蔣總統和張學良,還有蔣夫人宋美齡。「細柳營中」,這說的西安那個地方, 叫「細柳營」。 在細柳營那個軍營媄銦A 「群雄豪飲」, 這個時候, 張學良、 蔣介石、 楊虎城, 還有其他這個某某某, 那麼很多啦,群雄就是很多, 都是長得像人那樣子, 有頭有臉的,那麼大家在一起喝酒,群雄豪飲,群雄在那兒都喝酒。這是那一天呢?是中秋那一天,所以說「月掩中秋」, 還差一點,大約這個月亮, 被這個雲遮上了。

 

「酣醉未醒」,這個時候大家喝酒還都喝醉了,就睡覺了;可是「雙獅搏球」,這個西安事變呢,那時侯就有一個連長,叫什麽孫名九?是孫名十的?我是不知道,那麼就把蔣總統給抓起來了,這叫「雙獅搏球」。這時候兩個獅子在那兒博球呢!在那兒爭奪這個球。這個球是什麼呢?就是中國這塊地球,雙獅博球,都想搶這個球。可是「一墜其井」,有一隻獅子就沒小心,掉到井堣F。這個掉到井堙A也可以説是蔣總統先掉到井堣F;然後又可以說是將學良張將軍掉到井堣F。怎麼樣講,總而言之,蔣總統也掉過井堙A張學良也掉過井媕Y。這個時候掉到井堛滿A可以說是蔣總統,那麼「紅粉佳人,面靨櫻景」,這時候紅粉佳人是我們在中國的蔣夫人宋美䶖女士。這個蔣夫人和宋子文,還有其他的人到那兒,到了西安,去和張學良講和。張學良也不是真想把蔣總統抓起來,他是想要以兵諫蔣總統。所以蔣夫人到那兒一說,張學良也是一個講義氣的人,就說:「好!那我送蔣主席回去。」於是乎就親身保護著蔣總統回到南京。回到南京,想不到那個獅子出了井了,這個獅子又掉到窟㝫堣F, 又被監禁五十多年, 這是一墜其井。 紅粉佳人, 到那兒笑一笑, 哭一哭, 把中國歷史就改變了。 那麼就這樣子呢, 這是西安事變的故事,也是在光緒三十年, 早就給預定了, 早就安排好了。

 

 

下一段就是說的日本投降了,說是: 

春雷乍,豎白旗, 
千萬活鬼哭啼啼,

石頭城中飛符到, 
又見重整漢宮儀,

東山又有火光照。 

「春雷乍」,這個原子彈一落了,日本無所措手的,無條件投降了,豎白旗了。「千萬活鬼哭啼啼」,這時候日本人都像個活鬼似的了,日本那個敢死的軍隊,都在那兒又哭嚎的,又有自殺的,又有不要命的,所以說千萬活鬼哭啼啼 。日本人本來都有尚武精神,雄赳赳的,赳赴武夫到處耀武揚威的這個虎狠之師虎狠的兵,到處很威風的;可是這一投降,無條投降,就都哭起來了。千萬活鬼了那個咸也都没有了,那個武勇也都不知跑到那兒去了所以千萬活鬼哭啼啼。那時候他因為投降了,中國人就欺負他們,因為他們來侵略中國,殺中國的同胞,不計其數,中國人當時就想報仇。 
我對大家曾經這麼說過,我說:「你們不要把日本人看低了,不要小看日本人,再二十年之后,日本還是國際間的一個強國。」為什麼我這樣說呢?因為日本人雖然戰敗了,但是它這個民心團結、愛國,它總要想法子再強盛起來。那麼二十年之后,日本人以經濟的戰術來壓倒全世界,又成為強國了。 

所以說這個「石頭城中飛符到」,石頭城就是南京、金陵,它有另外的一個名字叫石頭城。「飛符到」,就是南京下命令了,下什麼命令?要慶賀八年抗戰勝利了,所以下命令教大家都去慶祝勝利的成功。 「又見重整漢宮儀」,這時候因為慶祝勝利就長衫、馬褂啊,中國禮儀之,這個禮儀三百,威儀三千啊!又都出現了。可是大家要知道,「東山又有火光照」,在東山那個地方又起來一把火,這一把火是什麽呢?這東山哪!就是說的毛澤東。毛澤東在東山那個地方,成立八路軍;林彪這個狼帶著一班狼,所以就好像火光似的,這火光也就是紅色的共產黨,東山這個火光又起來了。 
 

 

下一個說到中國共產黨出現了,就是說的

日月蝕,五星稀, 
二七交加挂彩衣,

野人舉足迫金虎, 
遍地紅花遍地飢,

富貴貧賤無高低。 

你聽聽! 這不是共產黨的口號是什麼?  這個「日月蝕,五月稀」, 這言其這個時候啊, 將要黑天了, 雖然有太陽, 也在那兒日蝕、月蝕,日月無光了。「五星稀」,這個星星也很稀少的。這五星稀呢?就是共產黨這個旗, 叫五星旗。 這曰月蝕就是這個青天白日旗沒有了, 可是這個五星稀,五星旗也不多 , 就是在地下工作, 還沒有普遍。

可是啊!「二七交加掛彩衣」,這個「二」字底下加個「七」字,合起來就是「毛」字,很顯著地就提起來這毛澤東來了。「二七交加掛彩衣」,這就隱藏著「毛澤」這兩個字在媕Y。這個「毛」字掛上彩衣了,這個彩衣, 他有彩色; 那個「澤」是潤澤, 潤澤也有點光彩的意思, 這叫掛彩衣。

「野人舉足迫金虎」,什麼叫野人呢?野人是沒文化的人,就是工人,農人和這個軍人八路軍。迫金虎,他們到處清算大地主,這就是野人舉足,抬起腳來踢這金老虎。什麼叫做金老虎?就是大地主。共產黨叫大地主叫金老虎, 因為他很多錢, 他剝削人民, 所以說這個叫老虎, 金老虎。 野人舉足迫金虎, 迫就是壓迫, 雖然是野人, 可是金老虎怕這個野人, 他不講道理。

「遍地紅花遍地飢」, 這個時候全中國都變成赤色了, 赤色共產了, 所以遍地都好像開紅花似的。 遍地飢,這個「飢」不是雞鴨那個「雞」。雞鴨那個雞,你說遍地都是雞鴨,也不用養也不用餵㸱, 到時候我把牠抓來, 就殺着吃肉。 不是這樣子, 是飢餓的飢。 遍地都是紅花, 可是遍地的人民哪, 都挨餓。

「富貴貧賤無高低」, 這時侯共產黨的口號是「無富無貧,人人有飯吃,個個有工做。」 那麼無高低、 可是他們一成功了,又搞種種特權,這個富貴貧賤比以前更大相懸殊。這一段是說這個毛澤東。

我記得,我沒有離開東北的時候,那時候地方已經有共產黨的地下工作人員。我那時候是個出家人,己經出家了,他就向我宣傳共產黨的好處,説怎麼樣大家都平等啦,財產可以互相均分、平等、共產,大家都有飯吃, 大家都有衣服穿, 大家都有工作, 大家無論如何都是一樣的, 沒有富的, 也沒有窮的, 平等平等的。 我當時也就沒有加思索, 說出一番理論來, 我說你共產只是能共有形的產,可是無形的財產,你共不了,你沒有法子共的。他說什麼呢?我說譬如這個房子、地、財產,你可以共,你可以分。可是人本身固有的財產,你就分不了的,你也共不了的。什麼呢?譬如拿眼睛來講,你若真共產,那個瞎子你也應該共給他一個眼睛,我問你們共產黨,哪一個願意共一個眼睛給那個瞎子的?他不講話。我說這眼睛沒有人肯共,就有人肯共,也只是一個、兩個人的可以共,不能全共;可是你的眼睛共給他,放到他眼睛上,也不一定再能看得見,他還是沒有這個財產的資本。耳朵你能聽,他就是聾子,你會不會把你的耳朵共他一個,令他也有耳朵的財產呢?會不會這樣?我說啞吧,他不會講話,你會不會把你的舌頭共給他一半?你把你的舌頭共給他一半,你自己也不會講話了,兩個都成啞吧了。你若共眼睛,兩個人都瞎了;共耳朵,兩個人都變聾子了。甚至於胳臂、腿,全身的五官都是這樣子,你能不能共呢?把他說得沒有什麼話講,就回去。回去,第二天很早就起來了,來了說:「欵!你昨天講的話,很有理由的。可是你這樣人也很少的,你現在應該出來為國家做事,也創革命,同我們一起來創作共產黨。」教我也參加共產黨, 我一想,我也沒有產可共, 我也不願共人的產, 再者說我生來就什麼都不要的,我也不願共人產,人家也不要共我的產,我也沒有產可共。 我說等我考慮考慮吧!為國家服務也是好的, 我考慮考慮。 那麼他走了, 第二天我也走了。 由那時, 我就一步一步地走到美國來, 可是從香港到美國是坐飛機來的。
 

下一段就説的臺灣了。 臺灣這怎麼樣說呢? 就說:

二七縱橫,一牛雙尾, 
無復人形,日行恆匭, 
海上金鰲,玄服律呂, 
鐵鳥凌空,東南盡毀。 

「二七縱橫」,這也就是形容毛澤東初得到大陸主權的時候,他就縱橫不可一世,在天安門上,他就說:「中國人民要站起來!」這表示他前無古人,后無來者,那麼他這個躊躇滿志,所以說「二七縱橫」。 

 
「一牛雙尾」你們各位看見過沒看見過,一個牛兩個尾巴?看奇怪奇怪?這是個怪物這不是一個牛兩個尾巴,是一個「牛」字下邊有兩撇,這是個「朱」字。「二七」就是毛澤東,「一牛雙尾」就是朱德,所以那時候稱「朱毛!朱毛!」「無復人形」,這不「日行恆匭」是這時候還是日月照常這麼轉轉,也這麼過去了,也沒有改變多大的情形。 

「海上金鰲」,就是說的台灣。台灣這塊土地就像個鰲魚似的,所以這回佛法也發達了,就好像觀音菩薩腳踩著鰲魚在這個地方,台灣的佛法,由大陸到台灣的出家人很多,所以說海上金鰲。 

「玄服律呂」,玄服,都是穿著黑禮服。律呂,奏著音樂、唱歌,這永慶昇,過太平的日子。可是「鐵鳥凌空,東南盡毀」,鐵鳥就是飛機。凌空,飛機飛到空中。還記得這個共產黨在四幾年?是五幾年?就用飛機來想要試探台灣的軍事情形,可是台灣這兒有響尾蛇飛彈,就把它飛機給打落了。打落了之后,它再也不敢來突襲了,再也不敢來炸了,所以這叫鐵鳥凌空。「東南盡毀」,東南毀就是和大陸斷絕關系了,沒有交通了,幾十年都是這樣生活,這樣地繁榮。 

 

下一段就是說的: 

紅霞蔚,白雲蒸, 
落花流水兩無情,

四海水中皆赤色, 
白骨如丘滿崗陵,

相將玉兔漸東升。 

這幾句大約就是說的現在。「紅霞蔚」,共產黨本來是紅色的,它也變成藍色了,這也就是共產主義變成資本主義了。這就是它現在的情形,門戶開放,現在中國不是也稱經濟大國了。所以變藍色,藍色就不紅了。藍色就是人吃喝玩樂,很多錢的,像現在大陸一樣的,大陸現在拼命地吃,拼命地享受。共產黨本來是紅色,現在變成藍色了,它要變了才能改了。「白雲蒸」,白雲就是青天白日旗,也就是國民黨。白雲蒸,就是說國民黨像一朵白雲似的,沒有了,蒸發掉了,都在虛空裡化為烏有,變成蒸氣了。 

所以說「落花流水兩無情」,落花,一個共產主義;流水,一個國民黨,這兩個都互相沒有情面的,都不是誠意的,都是互相欺騙的。兩無情,誰對誰也都不客氣的,所以他們的勢力都差不多沒有了,兩無情了,都你也不讓步,他也不讓步,所以「四海水中皆赤色」,四海海水都變紅的了,這是血染成河了。「白骨如丘滿崗陵」,死的人骨頭像山丘那麼多,在滿山遍野都是人的骨頭。 「相將玉兔漸東升」,因為這個亂極,大家就該思治了,所以這個時候,又漸漸地恢復好了。玉兔就是月亮,漸漸地就在東邊升起來了;月亮漸漸地發出光輝來了,所以又再見到真正的月光了。 

 

然后,下一段又說:

棺蓋定,功罪分, 
茫茫海宇見承平,

百年大事渾如夢, 
南朝金粉太平春,

萬裡山河處處青。 

這個時候,中國要有太陽出來了,就國泰民安,風調雨順了。「棺蓋定」,就是都死了,蓋棺論定。「功罪分」,那時候誰有功也判斷出來了,誰有過也判斷出來了,歷史都分別得很清楚。「茫茫海宇見承平」,這個時候太平了,就這的時候,又定了;定到該亂了。古往今來在中國的國運就是一興一衰、一治一高亂,那麼五百年必有王者興,其間必有名士者。茫茫海宇,也就是中國這麼大的一塊土地啊,茫茫無邊、沒有邊際的這個㨾子,可以見到要太平了。「百年大事渾如夢」從清朝的末季到現在將近一百年了,其中發生的這種大事就像作夢似的。

「南朝金粉太平春」將來又建都在南京,這南朝指的就是南京,又像歌舞昇平的時候,歌樂弦管,在南京那兒歡樂起來了,南京那時又是永慶昇平,民安物阜,國泰民安,人人都豐衣足食的;太平春,這時候是很好的時候。金粉是指南京船上的女人,專門唱歌來招待客人呀、喝酒陪唱,像以前富麗豪華的場面又會回來了,這都是一定的。

 

「萬裡山河處處青」,就是到處都注重青色的服裝了,將來取代共產黨的這個軍隊,都是注重青色的。青色就表示哀悼,所以這是這個軍隊表示哀悼、吊民伐罪的意思。吊民伐罪就是認為對方暴虐得太厲害了,所以要替老百姓來平反。 處處青,就是人穿的衣服、軍隊穿的衣服,都是青色的。這是所有的萬裡山河都是軍隊所佔領了,所以說萬裡山河處處青。這軍隊是將來新出來的軍隊,不是共產黨,也不是國民黨,可是還是在這裡頭脫出來的。這一治一亂,一興一衰,這是國家的一個國運。

 

唐高祖,起義師;除隋亂,創國基。

這也就是一時崛起,也就像中華民國剛一開始,黎元洪在那兒起義,八方響應一樣的道理。 

 

下面那一段就說的: 

世宇三分,有聖人出, 

玄色其冠,龍彰其服,

日月復明,處治萬物, 

四海謳歌,蔭受其福。 

「世宇三分」,這不是單單說的中國了,這是三個大國來領導世界,這叫世宇三分。哪三個大國這沒有一定的,或者美國、中國和日本,或者蘇聯、日本和中國。總而言之,中國是其中一個,就由三個大國分治這個天下、管理這個天下。

「有聖人出」,中國會出聖人。 「玄色其冠」,這個人戴著黑帽子。「龍彰其服」,彰就是彰明表着,很顯眼的地方。龍彰是以龍做標誌,就是以龍做這個肩章。一般隊伍都有肩章,五星上將都有肩章;这是他那個肩章上有龍「日月復明」,就是天又正常了,太陽又露出來了,这時候天地又重新現出光明了。「處治萬物」这時候聖人來管理世界他日理萬机,为世界人類謀幸福,因为他為大衆老百姓作想,給人民謀幸福,所以「四海謳歌」,就是大家都歌舞升平,都在那兒安居樂業,大家都過著快樂的日子,沒有這麼憂愁煩惱了。

「蔭受其福」那么世界所有的人類,都受这個聖人的福蔭,來覆盖着他们,所謂「一人有慶,兆民賴之」,这一個人若是聰明了,这所有世上的老百姓,都是得到他福報的光明照耀。所以我們中國在二十一世紀會領導世界,不過大家要往好的做,會領導世界;若不往好的做,這可能啊,就都不存在了;因為外國都在那兒虎視耽耽地看著中國,你什麼時候沒有力量,分散了、分裂了,所謂「蛤蚌相爭,漁翁得利。」你若好好做嘛!中國人將來是領導世界的;若不好好做,不往那個光明的途上走啊,恐怕是要被人家領導了。 

 

以上这是步虚大师所说的这個詞,下边他又说了四句詩之類的,他説:

茫茫天數本難知,
惟在蒼生感太虛,
老僧不敢多饒舌,
洩漏天機恐被誅。

茫茫天數本難知这又是说到這個天數,就是茫茫沒有边際這個道理,無窮盡这個道理,本来不容易知道的。

惟在蒼生感太虛那麽这不管你知道不知道,你也不管它有多大,你就眾生都改恶向善,就能感動天地,令天地就平安了,天地有祥和之氣。說

老僧不敢多饒舌這個步虛大師他就说,說老僧我啊!我不敢多说太多的话。

洩漏天機恐被誅我如果把这個天機完全都洩露了,恐怕被天打雷劈,被天譴,被天来懲罰我!


這是近百年大略的中國的風雲人物。我希望我們大家都不要忘了國,不要忘了家,不要忘了自身的健康。所以既要愛自身,也要愛家,又要愛國,這是我對台灣所有善知識的希望。 為什麼講這個給大家聽?就是教大家覺悟:這一切一切都是天數,是注定的。人不過像個機器似的,被天地在那兒支配,就這麼顛顛倒倒的,做一些泯滅良心的事,在那兒爭權奪利。其實你爭也是這麼回事,不爭還是這麼回事,大家應該學學步虛大師,不在這裡爭名奪利,趕快去修行去了。